一中主页 | 本站首页 | 信息动态 | 基金会简介 | 基金会章程 | 政策法规 | 历次捐赠 | 捐赠奖励 | 校史校友 | 国家助学 | 校内助学 | 校友助学 | 心斋基金 | 龙阳基金 | 龙飞基金

 

捐 赠 说 明
【基金会名称】湖南省汉寿县第一中学教育基金会
【基金会性质】非公募基金
【基金会宗旨】尊师重教,奖教助教,崇德尚学,
  奖学助学, 发展教育。
【基金会业务范围】
  -奖励品德优良、学业成绩优秀的学生
  -资助品学兼优而家境困窘的学生
  -奖励品德高尚、在教育方面作出突出贡献的教师
  -资助家庭经济特别困难的教职工
  -促进学校教育事业的发展
【捐赠帐户】
  账户名称:湖南省汉寿县第一中学教育基金会
  基本户账号:1908071809200026639
  专用子账户:1908071829200042211
 ( 龙飞基金专用 )
  开户银行:中国工商银行汉寿支行
【捐赠联系方式】
  可通过电话或电子邮件或信件与汉寿一中教育
  基金会主要负责人联系。
  联系人:刘新荣
  电邮:hnhs_wt@sina.com.cn
  电话:0736-2851456
  手机:13549638626
站 内 搜 索


 

               网站首页 >> 校史校友  >> 校友文章

往事非烟却似火
  发表日期:2010年9月28日  共浏览7569 次      作者:饶鹏飞  编辑录入:denxue_1
     字体颜色: 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 【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】 【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】 

人的一生,都会有许多自己难忘的故事。

记得那是1950年冬季,冰天雪地的朝鲜战场,炮声隆隆,烽火弥漫。其时,我在志愿军庆山部警卫连当文化教员。警卫连的战士,全是些相貌标致、机智勇敢的小伙。根据战争的需要,庆山部首长要我带着警卫连第八班驻守在平壤通往前线的干道上,以接应后续部队。于是,我们便在金日成综合大学附近的要道岔口,找了一间没有主人、室内全空的贝式平房住下,并在道旁立了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:庆山部联络站”。
当时,庆山部在平壤郊区嵋山里设了一个基地,我们这个联络站属那个基地领导,在我们驻军的干道上的岔路,直接通向嵋山里。一个天色微明的清早,寒风卷着雪花,有辆苏式吉普车,尾部喷出一股黑烟,停在我们站牌附近,车上下来两个20多岁的年轻人,他们要找联络站的负责人。

“你是负责的?”年轻人问。

“……”我点点头,但没有回话。这时,吉普车前门开处,又走下一身材魁实的中年人,约30来岁,偏着头问我:“你多大年纪?”

“十六。”

中年人便说:“小同志,是这样:我们是新华社的,现在车上没有汽油了,不知你们能不能帮个忙?”接着,年轻人补充道:“他是我们新华社驻朝鲜分社社长刘桂梁。”接着他又把新华社是什么性质的部门向我们作了新闻界人士。我非常高兴,但又不能不提高警惕。于是,我要刘社长和两个年轻人留下,派出小孟和另一名战士同驾驶员到嵋山里基地去提汽油。我写了一个条子给基地指导员李德芝,交小孟带着。

在小孟他们去提汽油的时候,刘社长向我介绍,他是山东人,燕京大学毕业后参加革命,一直搞新闻报道,他要我学习写稿,反映战斗生活,介绍英雄人物,就此不知不觉我被他牵上了爬格子的道路。约一餐饭功夫,小孟他们提汽油来了。说是李指导员欢迎新华社同志有机会时到基地去采访,纯粹作客也行。

刘社长风趣幽默,非常健谈。我们依依作别,这时是1950年12月下旬。次年元月3日和5日,美军派出数百架B29轰炸机,对平壤进行了两次“地毯式”轰炸,投放了大量高空引爆燃烧弹,无数火团铺天盖地,朝鲜的首都陷入一片火海。我们扑灭住房火焰,又去扑打金日成综合大学大楼正在腾腾燃烧的烈火,终因火势太猛,加以没有灭火设备,眼见这幢大楼毁于瞬间。之后,刘社长又趋车来看望过我们两次。原来,新华社与我们驻同一条街道,他们住在一个防空洞内。元月15日午夜,敌机又对平壤进行大规模轰炸,一颗重型炸弹落在我们住房旁边,房子炸塌了,我和八班同志一起被埋在炸弹掀起的泥块下面。一根折断的房梁,扎在我的耳旁,它未能把我扎死,反而支起一个空间。我睡在炕头。挨着我睡的是八班长,他是东北人,个子高大,扛起斜歪的折断房梁,让我先从地下钻了出来,然后一个个互救“出土”。八班长呼唤全班每个人的名字,唯有孟宪章没有回音。约过20多分钟,才听到被炸弹掀到30米外的小孟发出呼嚎:“教员!班长……”我们摸黑扑了过去,小孟再也没有声息了……

战争磨炼了我们的意志,战争也锤炼了同一战地人们间的友情。刘社长得悉我们境况,立即与位于市内牡丹峰山麓的朝鲜通讯社电台联系。这个电台所在地,凿有4个山洞,里面互通,经刘社长一说,朝鲜战友立即腾出一孔,让给我们。洞前仍然是那条通往前线的干道,我们把站牌立在洞口。这里与新华分社相距甚近,约百米许,刘社长还引荐一位用左手记录的《真理报》记者,采访我们。我记得我的发言用了一句朝鲜话结尾,“美国人‘蒙同古里汗戛几’!”指美国的侵朝行动,像蠢人一样。

不久,我们约请刘社长与分社同志到基地作客。基地李指导员也是山东人,与刘社长同乡。两人攀谈,十分投机。他们都有酒量,互劝不止。刘社长说:“你们看,我这脑袋,平顶方脸,是块石头;老李,你那脑袋,椭圆的,鸡蛋型——碰不赢我!”我趁机插言:“我们指导员脑袋,炮弹型的,炸得开花岗岩的!”大家都哈哈笑着,痛饮不止……

此后,随着战况的变化,我们撤离平壤,开赴前线,再也不能见到刘社长。然而,刘社长鼓励我写稿的忠言,我始终没有忘记,无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环境里,我奋力笔耕,废稿成堆,只是不曾气馁,终于陆续在《志愿军报》、《战士报》、《羊城晚报》、《解放军战士》、《解放军文艺》等报刊发表了不少消息、通讯和文艺作品;1958年和1959年在广州先后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中篇小说《青春的火花》和一本长篇叙事诗《保卫人民天下》。之后,我来到贵州,出版长篇叙事诗《芒细与榴梅》、长篇小说《硝烟梦》与90万字的自选文集,还有8本新闻理论专著。1987年,我被当年军大湖南分校副政委张平凯将军物色,协助他在北京修改《彭德怀率师援朝》一书。这时张平凯将军已是兵团级首长,他应我的要求,派他儿子张惕远,乘专用车,在北京复外新华社宿舍找到了我阔别37年的老师加战友刘桂梁。他在新华社国际部负责多年,现为新华社高级编辑兼中国新闻学院教授。显然,他认不出我来了,但是我依然能辨别出他盘子脸整个略呈方形的头颅。我提及往事,他如梦初醒,双手捧握胸前,连声“感谢”不止。他介绍了他近40年的变迁。这时,我从提包里取出两瓶酒,这是我在北京军区第四招待所改书的住处买的,偏巧这酒竟产于我的故乡湖南汉寿县,两只酒瓶活像一对玉雕棉花棰,包装格外精美。刘老怎么也不肯接受。我说:“当年你要我的汽油,喝我的酒,一点也不客气,现在竟这样‘两袖清风’了?”

“不,不,不!”他说,“我现有个毛病,不能沾酒。况且,我又不能见它,见到它,一张嘴,我这条命就可能呜呼哀哉了!”

我只得摇头,张惕远为我把瓶酒收拾好。刘老向我们详谈了他当年接触彭老总和金日成元帅的一些场景,末了他还带着我们寻找当年在朝鲜战地采访过的记者。

《彭德怀率师援朝》一书,已于1990年由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。张平凯将军特意在前言中提及我修改此书一事,正当我要将此书馈赠一本给刘桂梁同志的时候,却不料我在一张《新闻出版报》第一版上,看到了刘桂梁同志去世的消息。

他是我在战火里结识的启蒙老师,他是与我在同一战地互相关心的战友。他离开了人世,往事非烟却似火。他作为一名热心的记者,其风范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。

(题图制作:饶鹏飞)



    相关文章:  
  热门文章:
 · 捐赠仪式感谢词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16682]
 · 受资助学生感谢信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13842]
 · 往事非烟却似火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7569]
 · 汉寿一中心斋奖学基金捐赠仪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5349]
 
     上一篇:感怀《伍纪云作画》
     下一篇:千里寻踪跑马山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| 关于我们 | 版权声明 | 广告服务 | 联系我们 | 帮助中心 |
Copyright © 2009-2012 All Rights Reserved
湖南省汉寿县第一中学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2009-2012 [后台管理]
地址:湖南省汉寿县龙阳镇东正街77号 电话:0736-2861216 邮编:415900